在保護勞工權利和維護環境正義方面缺乏效力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概要

最近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表面上優先考慮勞工和環境問題然而雙方都沒有考慮低碳化以外的環境行動,也沒有制定具有約束力保護工人權利條款。由此可見,雙方在改善勞工權利和實現氣候正義方面並沒有作出有意義的改變。

A picture containing text, sign</p>
<p>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在保護勞工權利和維護環境正義方面缺乏效力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協定背景

20201230日,中國和歐盟完成了《全面投資協定》(以下簡稱CAI)的談判。雙方原則上承諾遵守協定中的條款。該協定的談判始於2013年初,旨在解決「投資關係中的重大不對稱」,已經歷時7年。

根據CAI,中國將向歐盟企業開放製造業、建築業、航空運輸業和電信業。中國還將取消某些行業的合資要求和外資所有權上限,包括汽車、金融服務和私有化的醫療服務——比如主要城市的私立醫院。

許多人認為,CAI是中國和歐盟(以及雙方和美國)之間地緣政治關係的象徵,但它也是中國和歐盟在可持續發展、環境和氣候正義、勞工權利和民主等問題上的重要協定。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它也影響到這個城市對民主未來的希望。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格特魯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1230日對CAI的評價是:「今天的協定,對於我們與中國的關係以及以我們價值觀為基礎的貿易議程,都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它將為歐洲投資者提供前所未有的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使我們的企業能夠成長並創造就業機會。它還將促進中國在可持續發展、透明度和去除歧視等方面遵守雄心勃勃的原則。該協定將重新平衡我們與中國的經濟關係。」

國際貿易政策或多邊協定很容易成為空談。它們往往強化了全球化以及資本主義國家造就的相關勞工和環境不公。然而,評估有關各方商定的條款還是有意義的。因為這些條款可能影響協定所涉供應鏈上的工人,可能會允許開發邊緣化社區的土地,還可能意味著我們需要重新評估什麼才是建設更好社區和工作場所所需的政策和行動。

歐盟和中國對環境的承諾是什麼?

CAI被認為是支援全球可持續發展目標的一項重要協定,因為它是在歐盟和中國進一步承諾解決持久性環境問題和氣候變化之後簽署的。

對於歐盟來說,馮德萊恩領導下的歐盟委員會多次宣稱,可持續發展和應對氣候緊急情況是其議程中的首要任務。2019年,歐洲經濟和社會委員會(EESC)表示,可持續發展是其全球化治理的核心價值之一。同年,歐盟委員會還推出了「歐洲綠色新政」(European Green Deal),提出了相關行動計畫,旨在「通過轉向清潔、迴圈經濟」和「恢復生物多樣性、削減污染」來「提高資源使用效率」。歐盟領導人還宣佈,到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1]的目標,並同意將歐盟國家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到比1990年代水準低「至少55%」。新冠病毒爆發後,歐盟委員會還承諾「會重建得比過去更好」。刺激計畫和經濟復蘇政策將為綠色技術和相關行業的正義過渡提供直接投資。最後一項承諾還包括加強歐盟的社會和勞動保障制度,並為此提出了「調動公共財政和私人資本」的要求。

同樣,中國也制定了應對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的新目標。20209月,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大會上宣佈,中國將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與歐盟一樣,中國也調整了本國對《巴黎協定》承諾的貢獻:同意在2030年(或更早)到達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同時將非化石能源在整體能源供應中的比例提高到25%左右;到2030年將GDP的碳強度[2]2005年的基礎上降低65%以上,並增加約60億立方米的森林量。然而,與歐盟不同的是,中國的新冠病毒經濟復蘇政策並沒有做出以除碳化為中心、解決其他環境問題的承諾。相反,中國在2020年增加了煤炭產能。而且,儘管承諾投資綠色基礎設施,中國政府仍繼續支持石油和液化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產業。CAI被認為是中國和歐盟在後新冠時代加強氣候行動合作的機會。

CAI中有關環境和勞工的條款有哪些?

CAI是中國和歐盟之間涉及環境和勞工問題的最新協議之一。自2007年以來,可持續發展就一直位列中歐關係議程之中。通過《夥伴關係與合作協定》,歐盟和中國已經就環境保護和氣候變化問題做了討論。這些討論在2020年的CAI談判中得以繼續。

CAI據稱支援幾個全球可持續發展目標。歐盟認為中國的兩項環境承諾是「前所未有的有意義變化」:第一是中國將有效執行《巴黎協定》,第二是中國將支持中國企業承擔企業社會責任。CAI還包括其他與綠色行業和投資有關的條款。中國將取消汙水處理、噪音減量、固體廢物處理、自然和景觀保護等環境服務領域的合資要求。歐盟電動汽車企業也將獲得在中國的經營權。作為回報,歐盟將給予中國更好的可再生能源市場准入機會(在光伏板和風力渦輪機生產以及可再生能源投資方面,中國已經佔據主導地位)。CAI還要求中國不得利用環境和勞工標準達成保護主義目的。去年11月歐盟提出碳邊境稅時,中國也曾這樣要求歐盟。該稅將提高來自對氣候變化行動不力國家(包括中國)的產品成本,中國認為是一種貿易壁壘,因此指責歐盟是保護主義。目前還不清楚歐盟為什麼要求中國不得利用環境和勞工標準來達成保護主義目的——但有一種猜測是,歐盟同樣是出於對貿易壁壘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