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嚐過自由,就決不肯再為奴!”

“嚐過自由,就決不肯再為奴!”

--開羅水務公司工會副主席如是說

穆罕默德.哈丁(Muhammad Hardan),是開羅水務公司的獨立工會副主席。在前總統穆爾西被推翻後,他接受訪問,解釋為什麼他和其他工會成員加入抗議穆斯林兄弟會的行動。

 

我們甚至不用特別呼籲會員參與抗議,因為公司的同事全都到街上去,因為他們最近也經受著壓迫。(在穆爾西統治下)工會自由的法律沒有落實,相反工會成員被壓迫。我們也看到腐敗之蔓延,甚至超過在舊制度下。我們工資被扣減,同時誰想要求自己的權利,都被迫害。物價不斷上漲,工資又跟不上。我們舉行示威和靜坐,但都被當局打壓。同時,工廠和公司倒閉。工人的權利被忽視,甚至新憲法也如是。

 

當我們要求社會公正,卻被形容為“自私”。那些所謂代表工人的議員,在議會中卻對工人權利漠不關心。我親眼目睹了許多鎮壓,如在亞歷山大水泥廠靜坐的工人,被警犬追咬。布海拉股份公司工人,被拖欠了8個月的工資。石油公司解僱大批工人,那兒的工會會員被拖欠6個月工資。我因為跟新聞機構反映水務公司的同事的投訴而被調查。我許多工會同事,或者被有意調離崗位,或者待遇低於其專業資格。我一位同事被綁架和折磨,因為他參加了抗議。另一個同事被攻擊和毆打。

 

我們工會一直非常活於反抗水務私有化。但推行私有化的,正是穆斯林兄弟會。

 

軍隊的干預暫時阻止了穆斯林兄弟會的恐怖組織,他們已經準備武裝攻擊我們以及我們的革命。穆爾西在2012年推行了許多反罷工的法律,雖然草案是在2011年提出。總之他發動打壓工會的戰爭。

 

今後一段時期,工人運動會要求議員通過保證工會自由的法律。他們會告訴政府,其首要任務必須是實現社會正義和滿足工人的要求。

 

如果下一任總統拒絕滿足我們的需求,我們將再次造反。再無其他辦法了。已經嚐到了自由的人,決不願再當奴隸。革命將繼續下去,直到它的要求得到滿足,不管是誰坐在總統府。我們絕不會放棄革命,我們永遠不會投降。

 

2013年7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