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工人罷工進入第四周 工人釋出善意 資方恃財強橫

白瑞雪/區龍宇

2013年4月25日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約450名碼頭工人為爭取提高工資,一個月前開始罷工,現在已經進入第四周。四個外判商仍然拒絕工人的要求。但工人要求合情合理。工人今天所得,比1995年還少。現在工人要求加薪23%,但如果計及通脹,這個水平的工資仍然比18年前低。碼頭工人工資下降是因為工作被HIT外判。然而雇主到目前為止只願意把工資提高5%,另加2%福利。

 

工人一直忍受著異常惡劣的工作條件。28歲的梁先生是機手,他說:

 

“通常情況下,我們一更需要工作24小時,就是一整天。有時還需要加班。因此有時要工作48〜72小時,馬不停蹄。我們沒有吃飯時間,或去廁所。而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機手,你吃飯或者尿尿和便便都在起重機駕駛室。這多麼厭惡。所以你可以想像情況多麼糟糕。”

 

當被問及為什麼工人決定罷工,他答:“實際上,我們已經忍受超過10年。我們不能再忍了。他們說一年公司賺多少錢。但是我們的工資卻沒有增加。”

 

香港的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普羅大眾百上加斤。吳先生是參加罷工的理貨員,他也在1995年和1998年參加過罷工。吳先生說:

 

“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今天老闆可以給你十元,明天八元。有機會我們一定反抗,不敢說一定成功,但至少現在反抗能夠起阻嚇作用。否則以後生活更難支持。這樣下去恐怕香港會暴動。你看現在物價多貴。一斤菜都20多元。殖民地時代看醫生不花一元。現在不論有事無事都要給100元。香港人只有李嘉誠最有錢。當窮人生存不下去就會發窮惡。我們不只為自己,也為所有打工仔,更為下一代。試想如果你們的孩子也是這樣,社會還有什麼希望?我們現在爭取到談判權,只是想爭取公平。希望經過這次反抗情況會改善。

 

我們的士氣依然旺盛。不論成敗都要罷工。一生人中必定要有一次這樣的反抗。這是我第三次罷工。我們爭取恢復集體談判權,否則以後老闆更不理睬你們。下一代的待遇就會更差。”

 

工人最初佔領了集裝箱碼頭,法院頒布禁制令後(但法院允許罷工工人派出80個代表入內遊說工友罷工),就改在碼頭門口集結。繼上周勞資談判沒有結果之後,工人把行動升級,到長江中心紮營長期佔領,因為長江中心是HIT母公司和記黃埔所在。其後工人又到大老闆李嘉誠房子外抗議。

 

據工人說,他們為罷工而籌備了超過6個月。此前他們曾經警告公司,如果他們得不到加薪就會罷工。管理層當時沒有認真對待警告,所以他們終於罷工。工人選定復活節前後這個淡季來罷工,原來是經過考慮的,是為了展示善意。梁先生說,“我們需要告訴資方,我們是有商量的。”另一位工會會員則拿2007年的扎鐵工人罷工做比較,扎鐵工人從一開始就比較激進(這可能是幾種因素結合起來的結果,例如他們的傳統,這個行業及工種所僱傭的工人種類等),一早就發起糾察線,阻止雇主雇用工賊。這次碼頭工人則沒有這樣做。但是對於工人的好意雇主卻完全沒有回報,反而強硬抵抗,提出一個可恥的加薪方案,同時又拼命醜化工人和工會。

 

儘管罷工工人是由職工盟的碼頭業職工會所代表,但是特區政府卻邀請工聯會參加談判,實際上幫助資方打擊罷工。工聯會提出的12%加薪幅度,也遠遠低於工人的要求,也比管理層的方案稍微好點而已。梁先生就指出,工聯會的取態實際上是站在老闆一邊,工人沒有任何理由支持他們。工聯會的親資方性質,在2007年的扎鐵工人罷工(歷時36天)也一覽無遺。當時工聯會同資方協商一個工人根本拒絕的方案,所以最後工人拋棄工聯會並繼續罷工,直到他們勝利為止。

 

工聯會同它的大陸老大哥中華全國總工會一樣,一向敵視工人的自主行動。所以不僅工聯會一直跟職工盟抬槓,連全總也一樣。蘋果日報最近報導,國際勞工組織上周在塔里舉行的一個有關工資的國際會議上,全總向國際勞工組織施壓,禁止職工盟代表報告有關香港實施最低工資的情況。結果這位代表只能提問不能發言。

 

罷工工人對政府袖手旁觀也表示憤怒,所以本週一他們向勞工局長抗議。梁先生說他非常驚訝政府未做過任何事。“政府只是空談。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政府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究竟老闆和政府在做什麼?我們不知道。”

 

罷工至今已經籌募到670萬港幣的捐款。捐款既來自本地,也來自國際工會。工人說連長江中心內的職員也把錢捐給他們。另一方面,罷工後援會在過去幾個星期一直聲援罷工。後援會由學生和激進青年團體左翼21等組成,他們發起抵制李嘉誠的連鎖超市的行動。來自世界各地的碼頭工人工會也聲援香港罷工工人,向他們發送捐款和支持信。

 

罷工一直未能完全癱瘓碼頭,因為罷工工人只佔碼頭的總勞動力的五分之一。但仍然足以影響港口業務,很多貨船要轉往大陸卸貨,或者延誤處理貨物。管理層一直努力淡化罷工的影響,包括一度支付額外津貼給貨櫃車司機在碼頭駕駛空車圍繞港口,假裝忙碌工作。

 

雖然罷工工人嘗試說服其他工人加入罷工,但不大成功。而雇主則聘請了來自東南亞的外籍替工,而他們又不懂廣東話。此外,罷工工人也沒有設立糾察線阻止替工工作。然而,這可能因為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有一定的議價能力,因為雇主多數只能找到替工在地面或船上工作,而難以找到足夠的機手,因為機手至少需要兩個月的培訓,雇主一時之間難以立即找到替工。

 

上周其中一個外判商高寶宣布結業,明顯是要打擊罷工。不過工人和工會強調,他們不擔心,也不會因此妨礙他們的行動。工人紛紛表示仍然士氣高昂。梁先生說,“我認為我們可以堅持很長時間,直到我們得到想要的東西,否則我們不會停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