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敵同眠還是分清敵友?談談全面取消紡織品配額制後的新形勢

紡織品及成衣協定 (即多纖協定或配額制) 經過10年的過渡期,終於在去年底全面取消。2005年初中國廠家立即大舉向美歐出口成衣產品,結果引發美國及歐盟對從中國來的成衣產品重新設立配額限制。[2]到今天中美與中歐之間在紡織品貿易上的磨擦仍不斷成为全世界的關注焦點之一。估計這種緊張的貿易關係會繼續出現,而且不會短期內全部解決。與敵同眠還是分清敵友﹖[1]
—-談談全面取消紡織品配額制後的新形勢
福子

中國反對美歐重新設限的理據

美歐對中國重新設限引起中國非常大的反彈,因為配額制本身根本是保護主義,而且是富國排斥窮國的保護主義,理應取消[3]。而10年前WTO為了推行全球自由貿易化,也決定在2005年全面取消配額制[4],開放市場,各國自由進出口紡織品。

但配額制取消不到三個月美歐又再向中國重新設限,反映歐美等鼓吹自由貿易的發達國的出爾反爾及輸打贏要的霸道行為。所以歐美對中國紡織品重新設限顯然不合理,而中國批評歐美言行不一也很有道理。

但當中國振振有詞地批評歐美的霸道時,她是有點心虛的;因為她清楚明白美歐對其重設進口限制是有法理依據的。因为她在2001年底加入WTO時接受了其中一項條文:在2008年以前,任何協約國如有證據證明中國的進口擾亂其市場的話,有權向其暫時重設配額限制。[5]現在美歐只是根據雙方簽訂的協議辦事而已;中國不得不遵守「合約精神」。因此她只能大肆批評美歐違反自由貿易的原則,而不敢是說重設配額是不合法!

其實1974年設立的多纖協定從頭起就是美歐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的一種工具。美歐對紡織品的貿易保護始於40多年前,當時美歐眼見成衣紡織產品大量從日本,南韓,台灣以及香港進口,於是設立配額制來限制其發展,目的是要防止後進國廉價產品大量湧進其市場,擾亂其市場及影響當地就業。問題是為何從前要大力保護的紡織業,今天又願意取消呢?很簡單,今天的紡織業在發達國已經是夕陽工業,美歐當然願意犧牲國內的夕陽工業來換取發展中國家向其開放更有利可圖的服務業和農業的市場。至於工人的死活,從來都不是統治者首要考慮的問題。

其實中國入世時所簽的特別保護措施(即容許美歐等國重新對中國紡織品設限)明顯是個美歐的陰謀詭計之一,因為7月中的中美就紡織品進口的談判就有這麼一個結果:經過一天的緊張磋商,美方在獲得了中方開放政府軟件採購市場,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承諾之後,明確表示將「慎用」特保措施。[6]

取消配額制對工人造成的影響

雖然上面提到配額制的設立首先是有利歐美,但後來配額制的確也使全球紡織品出口可以較平均地分散在近200個國家。它確保一些後起的及競爭力較弱的國家也可以分到配額。取消配額制肯定會打破原來的平衡,訂單會跑到最有競爭力的國家。據世貿報告的估計:取消多纖協定後,最終可能只剩下30個較強的出口國家,其中包括中國、印度及巴基斯坦。據估計,中國紡織品出口的世界份額,將會由取消前的16%上昇到50%,印度從4%上昇為15%,大幅搶去較弱的發展中國家的份額。而孟加拉、菲律賓、印尼等的出口將減半,墨西哥的份額更會大幅從10%下降到3%。拿不到訂單的國家,工作機會就會大大縮減;失業會更嚴重。[7]

國際紡織、成衣及皮革工會最近一份報告指出:自今年年頭取消配額以來,非洲的窮國賴索托,已經有6間工廠關門,七千人失業。估計下半年會再多五萬八千人失業。賴索托九成九出口創匯來自紡織品,不難想見後果會多嚴重。柬埔寨有20間工廠關門,一成工人即二萬六千人失業。斯里蘭卡有46間工廠關門,二萬六千人失業。毛利裘斯估計會失去七千職位,孟加拉估計會失去一百多萬個職位。

其實,不但窮國工人是取消配額制的受害者,歐美等發達國的製衣業工人也是受害者。過去10年間歐美等國已有過百萬的製衣業工人[8]因資本外移到亞非拉等地及本國受外國大量進口廉價紡織品的衝擊而失業。[9] 所以配額制的取消意味著全球各國陷入更嚴重的「比賤競賽」。

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中國已被視為配額取消後的贏家之中的贏家。[10]但是我們要對所謂中國是贏家的說法有所警惕。首先,要知道外資佔紡織品總產值及出口創匯額的四分之一。所以中國企業並非獨贏,而是要給外資分一杯羹。其次,即使是由中國企業出口的那個部份,其實多數是為外國公司貼牌生產,前者只能拿到小部份的附加值,最大頭的利潤是落到後者口袋。第三,中國越是成為紡織品出口大國,就越要從發達國家進口紡織機械,因為國產的紡織機械同前者的技術差距太大,已經被淘汰了不少。今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紡織機械進口國,而且比第二名-土耳其-的進口額要高一倍半。[11]由此可見,中國雖將成為紡織品大國,但最大贏家不一定是中國,而是發達國。其實,中國成為紡織品大國,這個事實本身根本是同美國、歐盟等的商界利益基本一致而非衝突的。

至少從第二次大戰以來,由於種種原因,發達國家必要時可以讓一些勞動密集的輕工業轉移給落後國家,並因此促成後者局部的工業化。發達國並非出於善心,而是因為在讓出這些輕工業產品的市場份額給落後國的同時,其實也是誘使後者成為前者的機械裝備的廣大市場。這簡直是丟了芝麻拾回西瓜的買賣,真是何樂不為。

所以美國一部分商界和議員專門攻擊中國傾銷,主張限制中國的出口,或者延長配額制,而無一句批評那些從中國出口而發財的美國公司(如沃爾馬),根本就是偽善,只是借題發揮。美國的總工會勞聯-產大追隨這些立場,以為可以由此而保留本國的職位,只是為人抬轎而已。因為阻止中國出口,後果只是沃爾馬從中國入貨改為從其他發展中國家(例如印度)入貨而已。美國的紡織行業職位還是保不住的。畢竟美國的紡織業已經是夕陽行業。

還有一個方面是許多評論忽視的。中國紡織業的「崛起」當然會危及美國的同行的職位。但是中國紡織業的「崛起」本身,同樣是以大批裁員為代價的。中國工人並沒有真正得益,反而和美國工人一樣是受害者。早在中國入世以前,中國紡織業國企在90年代中已經進行大量裁員(下崗),到2001年紡織業已經有333萬工人被裁,佔紡織業勞動力超過一半(52.5%)﹗如果加上和這個行業有關的服裝和其他纖維製品、皮革製品業的下崗工人,裁員遠遠超過400萬。[12]即使有些工人能夠逃過被裁的厄運,也無法逃過待遇下降的打擊。今年7月,廣州就有3000紡織工人抗議減薪。可是國際紡織、成衣及皮革工會鮮有計算中國被裁的紡織工人。

如果我們把握全圖而非像一些人那樣瞎子摸象,就會明白,真正的贏家,既有歐美商界大老闆,又有中國(包括香港)商界大老闆;真正的輸家,既有歐美的工人,又有中國工人,更有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工人。判別贏家還是輸家,根本不能根據國家的界線,而是要根據社會的貧富懸殊。各國資本家之間當然會為分贓不勻而反目,但是基本利益還是一致的。美國工會只反對中國,卻不反對本國跨國公司和政府,客觀上都是中了政府和商界的圈套。

這當然不是說中國政府無可批評。中國成為取消配額的「大贏家」,其最重要的「比較優勢」正是中國工人特別受壓迫[13]。這一點本身是無可爭辯的,不會因為美國官商利用這個事實來攻擊中國而變得不成為事實,或者變得不需要反對。中國工人不像印度、泰國、印尼等國家(雖然大家都是窮國)的工人那樣可享有國際勞工公約所規定的勞動三權(即結社、罷工及集體談判權)。後一類國家雖然在實際執行勞法中常常大打折扣,可是還不致像中國那樣,完全被剝奪工人這些能與資本討價還價的權利。缺乏這些權利使工人無法保衛自己最起碼的權益[14],結果使中國的勞工成本特別低。

這種靠剝奪工人最基本權利來達致的競爭力,引發中國和發展中國家之間進一步以工人作為犧牲品的惡性競爭,對雙方的勞工而言可說是災難性的雙輸局面。現在甚至連越南的紡織業也被中國擠垮。雖然越南工資比中國還要低,但是由於中國的國家機器比越南更能嚴厲管理工人,在為資本家服務上更加有效率,所以中國廠家能夠比越南更快出貨。有個美國買家說,生產10萬條褲子,在越南需要4個星期,在中國只需一週。雖然發達國的工人也是受害者,可是他們失了業,多少有點社會保險。發展中國家工人就完全沒有這個福分了。所以我們應該重視中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惡性競爭及其對工人的影響方面。我們更應該批評中國政府這種政策。這種批評,同站在官商的貿易保護主義上面去批評中國,是大不相同的。

美國有些勞工活動家在這方面似乎同勞聯-產大各走極端。他們批評後者沒有針對自己的跨國公司和自己的政府,這當然是很對的。但是,接下來他們往往變成放過中國政府,甚至有時候走到主張美國工會應該和中國官方工會和解,建立正式合作關係,無視中國的官方工會徹頭徹尾站到資本家立場的事實。個別所謂美國左派那種「少管中國,多管一下咱們的後院」論更加客觀上是幫助中國壓迫工農。

從勞工角度看,比較全面的看法應該是既反對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也反對中國的禁絕勞工權利的政策。兩者之間並不矛盾。

歐美貿易保護主義:是便車還是賊船﹖

為了保護歐美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職位,全球有220萬工會會員的國際紡織、成衣及皮革工會在2004年連同69個成衣出口國要求延長配額。結果當然沒有成功。現在他們只好改為呼籲世貿要正視他們的問題。其次,就是儘量附和歐盟(或者美國)利用世貿協議中的「擾亂市場」條款來阻止中國出口。這種立場同他們一向主張的、把勞權加進自由貿易協議,是基本一樣的。簡單說,這就是想乘搭官商的貿易政策的便車來達到保護飯碗的目的。這註定是要失敗的。事實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和歐盟都有所謂勞工條款,但是它的無用早已是人所共知。道理很簡單。這根本不是便車,而是賊船。發達國這些貿易政策,不論是保護主義還是自由貿易,其目的絕對不是為了創造或者保障就業,而是為了讓商界發財。這些貿易政策根本同創造職位沒有任何必然關係。把勞工的命運交托各國政府的貿易部官員,同樣是叫狼去看羊。工會要保護飯碗,倒不如直接用實力迫使政府創造就業機會,或者像美國一些民間團體所提出的,支持中國工人組織起來提高待遇,扭轉全球工人比賤的方向。這樣,發展中國家的工業也不致被剝奪生存空間。其次,美國工會與其附和政客的貿易保護主義,不如把矛頭指向那些有份剝削中國或各國工人的美國大公司((如沃爾馬),迫使它們大為改善中國工人的待遇。國際紡織、成衣及皮革工會雖然也有提及美國進口商,但是它們只限於游說老闆在採購時要向尊重勞權的國家採購。這不是請求暴龍不吃肉改吃素嗎?總之,發達國的進步團體如果要爭取就業保障,就應該進行獨立的工運和社會運動,而不是與敵同眠,尾隨自己的官商的貿易保護主義。就算工會要講貿易,也應該是另一種講法,那就是要使貿易服務於勞權,而非像官商那樣相反。

真正的勞工立場應該是這樣:
1、每一個國家的勞工運動要首先起來反對自己國家的資本剝削制度,而不是站在後者一邊來幫助它們「提高競爭力」,以便其壓倒其他國家。

2、在對待貿易保護主義上我們要區分發達國和落後國。我們反對發達國對落後國實施貿易保護主義,因為發達國在歷史上本來就是殖民主義者,並以這個身份去成就其霸權。所以發達國家的勞工運動尤其應該反對自己本國的貿易保護主義。

3、落後國有權對發達國實施貿易保護主義。但是,即使這樣,我們不能忘記,我們首先是勞權保護主義者,確保勞權凌駕貿易,而非貿易保護主義者。即使落後國有時須要保護本國市場,勞工運動也要從勞權的高度去衡量其利弊取舍。

4、各國勞工運動需要高舉國際主義旗幟,聯合對抗各國資本家政府所推行的全球勞工待遇比賤的政策,而非把希望寄託在各自的政府身上,即使這些政府的個別政策有時客觀上同勞工利益不相悖。

5、在紡織品問題上,勞工運動須要同時揭露美國和中國的立場的本質-純粹維護兩國資本家利益,與工人利益無絲毫共通之處。不論是過去的貿易保護主義(配額制度)還是現在的所謂自由貿易;不論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還是中國的禁絕勞權的政策,勞工運動都不應為之背書或者默認,而是專注於進行自己的獨立抗爭,爭取各國勞工待遇一體向上調整。這是全球比好,而非像現在那樣全球比賤。要制裁禁絕勞權的中國(或任何國家),應該由勞工運動自己動手,而非寄託於官商。就像當年各國進步運動發起制裁南非白人政權一樣。

5、在目前勞工運動普遍欠發展的情況下,鬥爭的起點有時難免會低一點。在還沒有力量直接同官商較量之前,首先進行廣泛的宣傳造勢運動,例如工會發起運動,要求立法限制歐美公司從嚴重違反勞權的國家入口。但是應該從一開始明確規定,這樣做主要是起宣傳作用,而非以為依靠法律可以真正解決全球比賤的危機。我們面對的是世界資本主義的危機;危機之深有如大海,用法律這把湯匙是舀不完它的。

2005年9月17日第一稿

2005年10月5日第二稿

————–
[1] 本文是作者的〈全面取消紡織品配額制對工人是禍是福?〉一文的加長版。該文原發表在香港《全球化監察》2005年18期。

[2] 自今年6月1日起,美國已先後對來自中國的七種紡織及成衣產品重新實施限制其成衣產品的進口數量。6月中,中歐也達成新的配額進口數量協議;但一個半月之後(即8月底),中國進口歐盟的成衣量已大大超出雙方協定的數量,至今有約值5億港元的成衣產品滯留在歐盟的港口不得其門而入。

[3] 富國不應對窮國實行貿易保護主義﹐但是窮國有理由對富國實行保護主義。

[4] 紡織品配額與農產品補貼被視為自由貿易的兩大障礙。

[5] 《中國加入WTO工作組報告書》中的第242段就規定:一個WTO成員,如果認為產自於中國的紡織品或服裝產品,由於市場擾亂、威脅阻礙了美國國內紡織品貿易的有序發展,美國就可請求與中國進行磋商,以期減輕或避免市場擾亂。

[6] 《南風窗》半月刊2005年8月16日(下) 第25頁

[7] 據IMF的估計,配額取消後孟加拉喪失230萬個工作機會,土耳其、北非和東歐國家在部分品項上喪失歐盟市場。而一些毫無競爭力只靠配額才能出口的小國,例如斐濟、土庫曼、馬其頓等國的經濟會面臨巨大衝擊。

[8] 其中有80多萬是美國紡織業工人。

[9] 其實歐美工人的失業問題也很嚴重,不過發達國平均比較富裕,較有社會保障,失業也可申領救濟金;工會力量也相對強大,工人有較多的政府及社會支持,可重新培訓後再轉業。但這些條件在大部份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都不具備;就算法律上基本具備的地區,工人也絕不容易享受得到。

[10] 中國的紡織及成衣業與其他發展中國家比較起來的確有優勢;例如低工資(與高生產力相比)、早期已發展起來的完備基建設施、技術及上游工業配套具競爭力、本地原料充足、完善的供應鏈及出貨日短等等

[11] 香港《明報》,2005年6月8號。

[12] 《中國人口與勞動問題報告》NO4 (2003) 第4章 第180頁。

[13] 無論是國企工人或者是民工。

[14] 今天即使中國工人因長期被拖欠工資、被強迫加班、工資達不到法定水平、工傷或染上職業病得不到應有的賠償而發生罷工都時違法,誰帶領罷工誰就很可能進監獄或者被遣返原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