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水價上漲 水務集團利潤佔了水價漲幅一半?

 

來源:南方都市報 2010年01月08日

在前日下午的水價調整聽證預備會上,面對密密麻麻的數字和表格,多位聽證會消費者代表都直言成本的審計太複雜“完全看不懂。”

至力於推動財政預算公開的深圳海歸博士吳君亮,昨日從專業角度向本報提供了自己對水務集團提供的成本報告。

按照聽證會方案,市水務集團的淨資產利潤率由現在的0.84%提高到6%,利潤總額將增加1.8億元,吳君亮對於增加1.8億的利潤總額分攤到每噸水中很有意見,認為這是此次水價上漲幅度大的主要原因。從2004年到2008年,每立方米水的單位成本上升了0.2277元,原水價格只上漲1毛,這樣算來也就3毛2,此次調價方案卻要上漲6毛到7毛,顯然,漲價的一半都是水務集團的利潤。

■五大質疑

水價漲六毛 一半都是利潤

“水價如果上漲30%,這個幅度也太大了”。昨日,吳君亮對聽證會方案的水價漲幅有些無奈。

經過分析,吳君亮發現主要的原因在於市水務集團將利潤總額提高了。按照聽證會方案,市水務集團的淨資產利潤率由現在的0.84%提高到6%,利潤總額將增加1.8億元,而市水務集團2008年末供水淨資產為30.3087億,這樣分攤到水價裡,每噸水的成本要提高0.38元,佔擬提價6毛到7毛的一半以上。

“2008年總利潤達到2588萬元,說明你並沒虧損”,吳君亮表示,納入這麼多新增成本,這樣不合理。 “我以前在休斯頓的時候,水價也會上漲,但每次也就在5%左右。通過細讀市價格認證中心提供的成本監審報告,吳君亮認為,從2004年到2008年,每立方米水的單位成本上升了0.2277 元,原水價格只上漲1毛,這樣算來也就3毛2,卻要上漲6毛到7毛。

“按照調整後的水價的估算,淨資產利潤率規定在6%,那麼水務集團的每年的淨利潤率將達到13%。”吳君亮表示,有這麼好的收益作為保障,深圳市國資委作為大股東,難免讓人有“自肥”的嫌疑。此外,在聽證會方案中,市發改委也沒有提及對成本控制的承諾後,那麼水務集團就可以通過不斷的漲價來保障其收益,這單方面的約束有利於水務集團。此外,吳君亮認為,在淨資產利潤率固定在6%,在當前資金成本較低的情況下,水務集團可以通過隨意加大投資來增加淨資產。

水價47項構成 一成六用於開工資

市價格認證中心提供的成本監審報告中,對市水務集團自來水價格測算進行了最後的核定。在這份核定後的測算表中,包括2008年度供水成本、將要新增的成本、淨資產率潤率提高後增加的利潤總額等,此外,還對實行聽證方案的水價構成的各項支出進行了詳細的說明。

“2008年的折舊費用就達到9000萬元,分攤到每噸水的成本就達到1毛9”,吳君亮對於折舊費用過高有些微詞。市價格認證中心在成本監審報告中,對市水務集團提供的折舊使用年限偏短進行了矯正,固定資產折舊的殘值率由3%提高到4%,核減了2008年193萬元的折舊費用。

而2008年度供水成本、將要新增的成本、淨資產率潤率提高後增加的利潤總額三個大項裡包括了47個項目,這47個項目構成了自來水價的成本。 “你們可以直接公佈這個水價格測算表,看看市民花的每一噸水里,都給了誰”,吳君亮建議,“算出來後,怎麼花的也就一目了然了,市民對於水價更能理解。”

記者選取部分比重較大的項目進行測算,結果顯示,按照現在市民交的一噸水2 .38元的綜合水價,其中有9毛用於水務集團購買水源(佔水價38.19%),4毛用於支付員工工資(佔水價16.8%),1毛2用於管網的維修改造(佔水價5.04%),1毛9則用於設備的折舊(佔水價7.98%)。

規模擴大了 規模效應沒顯現

在市發改委提供的聽證會方案中,市水務集團也認為,在水廠數量增加的基礎上,整個管網等供水設施建設和改造也在順利推進,水務集團的供水業務實現了良性發展。

“現在與2004年相比,水務集團的規模肯定是擴大了”。吳君亮認為,在引入包括法國通用和通用首創等外部股東,並得到數十億的資金後,經過五年的時間,水務集團的整體實力應該是很大提高,抗禦市場風險的能力也增強。此外,在這段時間裡,水務集團的業務不斷擴展,服務的範圍也擴大,在整合了原先的水廠資源後,服務的市民數量出現很大增長。

“用水需求增加和企業規模擴大的的基礎上,如果管理得好,應該是攤薄企業運營的成本。”他認為,在這樣的前提下,市發改委及水務集團在進行水價調整時還應該考慮到規模效應。

成本多算4000萬

水務集團成本控制尚有空間

根據發改委提供的聽證材料中,會計師事務所成本監審報告的提供的數據顯示,市水務集團2008年的供水成本經會計事務所審計的數目為10.7億元,而市價格認證中心最後核定的成本為10.3億元,總共核減的成本達到4000萬,核減率為3.74%。

“市價格認證中心就剔除了4000萬元,至少說明水務集團的管理上還有改善的空間”。吳君亮表示在分析市價格認證中心對水務集團生產成本、管理費用、銷售費用三項費用時表示。

市價格認證中心在對水務集團2008年供水生產成本核定表時就發現,存在為食堂、體育場館、宿舍等支付的總共63萬元費用被列到公司維修改造費中。此外,在生產成本中,還有原本列入管理費用的88萬元被單獨用業務招待費列出。而在供水管理費用方面,也存在原本應該在業務招待費中18萬元的酒水費用列支到會議費中。

“如果將這4000多萬元的核減費用算到公司利潤中去,水務集團的淨資產利潤率也能提高點”。吳君亮表示,水務集團直接成本與總收入的比值,加上管理費用與總收入的比值能夠反映公司的控製成本的能力,但監審成本中並沒有提供。

此外,吳君亮還表示,雖然市價格認證中心核減了超過4000萬元的成本,但這些錢已經花出去了,成為事實上的成本,怎麼也不能改變的。

未見成本監審報告水務集團有多少員工?

“通讀下來,我只看到講水務集團的成本,沒有看到關於水務集團盈利能力的報告”,吳君亮表示,“只有通過成本和盈利能力的對比,才能看到水務集團真實的經營狀況。他認為,水務集團的直接成本與總收入的比值,加上管理費用與總收入的比值更能夠反映公司的控製成本的能力和經營水平,但監審成本中並沒有提供。

“水務集團應該提供給市民準確的員工數量,告訴市民需要多少人來完成供水”,吳君亮表示,這些成本監審報告中也看不到,聽證會方案中也沒有提及。 “你有沒有存在25個人幹20個人的活,市民既然花了錢,當然有權利知道”。而員工的數量影響的是企業的工資支出、員工保險、教育培訓經費、辦公成本等營運成本,而這些肯定會增加水價的成本。

此外,吳君亮也表示,此次成本監審報告中,整個水價的成本計算主要基於水務集團2008年的財務數據為基礎的做法並不科學,並不能反映水務集團供水成本的真實情況,他認為,水務集團既然能夠向市價格認證中心提供從2006年到2008年的供水成本報告、會計報表及相關財務資料,也應該向市民公開。整個水價的成本核算也應該考慮到水務集團近幾年的平均水平來進行測算。

作為專業人士,他告訴記者,會計事務所很大程度上只是對一家公司提供的成本數字核實到是否有發票等票證在內的合法依據。至於這個賬目本身是不是花在申報的項目上,會計事務所是很難鑑別清楚的。而市價格認證中心對水務集團出具的成本進行了超過4000萬元的核減也說明了這點。所以,市水務集團向市民公佈近幾年的財務報告表,既能真實反映成本核算的情況,也避免了市民的猜疑。

■市民反應

漲價後水務集團“增收”1.8億?

市民網友呼籲公佈水價成本審計報告,漲價需要有說服力的理由

深圳水價至少要漲三成,自來水價格聽證尚未正式開始,昨日正式公佈的調價方案,因為“漲”聲一片,引發深圳各方熱議。眾多市民撥打本報熱線表達自己的看法,對於水價上漲,公眾普遍認為,漲價可以,但需要有一個說服力強的理由,“為什麼漲,憑什麼漲這麼多,我們多掏的錢去哪裡?”

算賬:調價後利潤驚人

在昨天的漲價方案中,包括發改委、水務局和水務集團在內的代表均強調,水價調整將本著保本微利的原則。但在調價方案中,又全部都是按照6%的淨資產利潤率來計算。水務集團為此提出,按照國家和深圳市對供水企業的淨資產利潤率規定,水務集團去年淨利潤2588萬。對於這一盈利數字,水務集團表示,相對於其資產規模來說,淨資產利潤率僅為0.84%,遠遠低於“國家和深圳規定的水平”。

針對水務集團的“利潤率”低說,網友“駕駛月球”算了一筆賬。按照目前利潤率的0.84%倒推後,再計算漲價後的水費,能夠讓水務集團實現6%的利潤率,也就意味著,水務集團一年的利潤收入一年就增加了1.8億!

“我們就不明白,水務集團都已經純利潤2500多萬了,要這麼多錢幹什麼?”有網友直接質問,“按照這種方案,是不是意味著,我們每個人多掏的水錢裡,有1.8億是給水務集團發年終獎去了?”

呼籲:公佈成本審計報告

“深圳的居民用水多少,工業用水多少,總收入多少?總支出,這些賬目水務集團都應該有一本明白賬。”家住香蜜新村的市民楊先生昨天一早就致電本報,質疑水務集團現在提出的漲價理由“不是說不能加價,但漲價理由要有道理。”

根據聽證方案中給出的漲價理由,除了由於省內徵收水資源費增加的1毛錢,其餘的漲價因素都是基於水務集團經營成本考慮。而根據水務集團自己提供的數據,從2004年到2008年,其每噸水的成本價格上漲了0.27元,“成本漲了0.27元,為什麼水價卻要至少漲6毛呢?”楊先生認為,對水務集團的成本審計報告也應該向社會公佈,看看他們的員工工資開了多少,錢都用在了什麼地方。 “只要你理由充分,比如如果你說,現在東江供水價格漲了一塊錢,你要漲一塊二,我們也沒話說,現在這些公眾並不知情,希望能夠予以公開,“就算我們看不懂,總有人可以看懂吧。 ”

感嘆:想去旁聽聽證會

“杯具!深圳水價要漲,還至少漲三成。”水價調整方案一出,立即成為昨日深圳討論的熱門話題,在奧一網上,網友“半壺”的帖子立即引發大家共鳴。

“聽證會能不能透明公正,代表們能不能代表我們,希望奧一能組織網友,去聽證會現場旁聽。”網友“半壺”認為。此前,媒體頻頻曝光各地水價聽證上的“貓膩”,讓網友們希望能夠現場了解聽證會的真實情況。 “建議發改委能夠讓網友參加,如果可以,我第一個報名。”在“半壺”的建議下,不少網友也紛紛表示支持。

“我覺得能不能開一個市民論證會,或者說在媒體上開設一個市民專欄,讓大家都有機會說說自己的想法。”昨日本報報導水價調整後,眾多市民表示,作為事關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自來水價格,大家都有話要說。楊先生則建議,應該提供一個公共平台,讓大家表達意見。

楊先生告訴記者,自己住在市政大廈香蜜新村片區,小區的水管使用多年早已經老化,有時候一開龍頭,流出的都是黃色的水。不久前,管理處表示,小區的水管已經全部由市政移交給水務集團,並且讓他們每戶交了500元,用於水管的維修,但至今水管也無人過問。此前媒體也曝光了梅林一村社區水管的問題“說到水管改造,水務集團又說成本高,那漲的錢,多賺的錢到底是用來幹嗎的呢?”

■記者調查

已經七元了,城中村水價還要漲?

城中村出租房市民反應激烈,認為調價首先應該先價格統一

記者昨日採訪各方對水價調整方案時,不少家住城中村、關外的市民紛紛反映,方案中計算的水價是1.9元每立方,看起來在全國大中城市中不算高,但自己實際承擔的水費已經高達每立方米6、7元“絕對是全國最貴的水費。”

家住寶安固戍村的市民張先生告訴記者,自己現在每個月的用水量在4到6立方米,但水費照舊好幾十元錢,“因為單價就是7元,我就算只用六方水,也是42元,如果說這都不貴,我不知道還要怎麼貴了。”

張先生說,因為自己住在出租屋中,沒有獨立的水錶,水費交多少,都是房東說了算,非常擔心水費漲價後,自己承擔的水費也會跟著上漲,而目前情況下,他們已經不敢用水,如果再漲,就真的難以負擔,“既然是調價聽證,應不應該考慮到深圳的實際情況?”張先生認為,在水價標準統一都沒解決之前,一下子就把基本用水漲這麼多,令人難以接受。

低保戶聽證代表彭英也有相同的遭遇。彭英帶著孩子和另外一對夫婦合租了福田村一套兩房一廳的房子,現在兩個月的總水費在400元,一般按照人頭平均來交水費,她家每個月的水費要100元。 “我們用水並不多,我和一個小孩,除了夏天,平時每個月也就是十幾個立方米。”對於現在的水價,彭英坦言,自己也一直沒搞清楚單價到底是多少,都是房東說多少就是多少,“房東會給我們一個繳費收據。”

多位居住在城中村出租房的市民昨天紛紛致電本報,希望調價聽證方案關注這一問題,“水漲船高,再漲下去,就真的用不起水了。”

■相關新聞

水價上漲“錢”景看好

中國水務集團簽約光大銀行

包括深圳在內全國各地近期的輪番水價提價,為水務及銀行帶來巨大的發展前景。昨日,中國水務集團與中國光大銀行在深圳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標誌著雙方的合作進入了全新的階段。

據介紹,中國水務集團是目前包括原水、自來水供應、水力發電、污水處理以及相關增值服務的最大綜合水務營運商之一,投資、興建及經營的水務項目已經覆蓋廣東、河南、江蘇、湖北、江西等9個省市。根據協議,中國光大銀行成為中國水務集團長期戰略合作夥伴,將為中國水務集團及下屬公司在投行、信貸、年金、貿易融資等優勢業務領域提供最優惠的金融服務和全方位的金融服務,並將探索拓展新的合作領域。

當前,全國各地紛紛舉行水價提價聽證會,光大銀行副行長張華宇表示,各地水價提價將為水務資源發展及銀行金融業務帶來新一輪的發展機遇。對於水務成為各家銀行爭相放貸的熱點,光大銀行深圳分行行長朱慧民表示,水價的上漲將使得中間收入迅速擴大,增加了經營水資源公司的盈利空間,並使得貸款風險大為降低,從而間接促進銀行資產有效性和收益提高,實現銀企雙贏。

水價上漲促中間收入迅速擴大,使得貸款風險大為降低

——— 光大銀行深圳分行行長朱慧民

採寫:頭條記者王瑩 鄧淋彥 徐維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