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與香港郵政:香港郵政步上全球惡性競爭的後塵

世界性的私有化惡浪造就了郵政跨國公司在全球爭奪生意﹐並且已經開始左右著香港郵政。2000年英國郵政違反萬國郵政聯盟的協議,繞過香港郵政,私自在香港設立派遞隊伍,派遞由英國寄來的較重的郵件(較重則有利可圖),而較輕的無利可圖郵件才給香港處理。審計署估計每年香港郵政會因此損失二千四百萬元。[1] 香港郵政自從在九十年初在同私營速遞公司打官司時輸了一仗之後,就已經處於挨打。當年郵政署鑑於私人速遞侵犯了郵政署專營權而將其告上法庭,但是私人速遞公司鑽了法律空子而讓法庭宣判無罪。從此私人速遞迅速發展並佔據了速遞市場八成份額。這次英國郵政公然違反協議來港搶生意,預示今後香港不能對國際惡性競爭置身事外。尤其因為,香港政府自己也有意圖把郵政逐步私有化,那就對員工的威脅就更大。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香港殖民地政府,已經為郵政私有化進行了準備工作,那就是設立營運基金,要郵政署自負盈虧。這是政府推卸責任的第一步。但是要郵政署自負盈虧﹐同時又維持原來的服務質素並不容易。過渡期前後,由於集郵及投機活動短暫颷升﹐才使郵署暫時賺錢。接著投機熱潮一過﹐郵政署便在前幾年開始虧損。長期而言,郵政服務沒有補貼是不容易服務市民的。近年郵政署為了開拓收入﹐已經開始進行商業化經營﹐首先在各郵局搞「郵政廊」﹐又以每張帳單收費兩元的代價代大公司收費,然而前者已經證明失敗。

政府的另一個辦法就是取消郵政服務之間的互相補貼。早在1995年 ﹐經濟局已經建議郵政署這樣做。近年更為了削減成本而一方面把每日派信兩次改為一次﹐另一面就大量聘請合約員工﹐待遇都比公務員低很多。幸好香港郵政局員工會一直反對政府的企圖﹐爭取提高合約員工的待遇﹐儘量防止政府的分化策略。同時﹐它也是很少數率先出來反對私有化和關注世貿談判的公務員工會之一。

世貿與郵政

歐美的跨國公司和統治精英手上近年更多了一個推動比賤全球化的有力工具,那就是世貿組織。

1995年成立的世界貿易組織﹐通過了<服務業貿易總協定>﹐而所謂「服務業」一詞的定義極廣,把許多關係生存的公共必需品,例如視聽文化、食水、醫療、教育、護幼、護老、能源、交通﹑郵政等都包括在內。由於許多部門都是公營為主﹐所以這個協定就實際上變成推動私有化的工具。

政府官員說<服務貿易總協定>沒有推動公營部門私營化,因為<協定>的第 I:3條指「為政府當局運作所需而提供的服務」不包括在協議範圍內。但是<協定>第 I:3(c)條卻指明只有當這些政府服務「不以商業原則運作,而市場上亦無一個或以上同類服務的競爭者」時﹐這些服務才不包括在協議範圍內。而郵政部門恰恰兩個條件都不符合﹐所以只要特區政府說一句話﹐香港郵政就非完全開放不可。這是因為﹐第一﹐由於郵政署已經引入「營運基金」﹐而「營運基金」條例注明是按商業原則經營 ﹐所以這些郵政服務一定可以列入開放範圍。其次﹐現在香港的郵務市場上確實存在「同類服務的競爭者」﹐所以世貿有可能說香港郵政的服務不屬於受豁免開放的服務。如果現在多少還對公營郵政有點保障的﹐就只剩下專利權還沒有根本推翻而已。但是﹐種種跡象可能說明政府已經不大積極保護郵政署的專利。會不會有一天特區政府像英國那樣取消它﹐這是誰也說不準的。

今年年底的第六次世貿部長會議﹐將會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的談判。如果成功﹐將會意味包括郵政在內的公營服務的進一步縮小。從下面的一個案例就知道此言非虛。加拿大在1996年前一直在郵費上津貼國內郵費﹐因為加國幅員太大﹐郵費如無津貼會變得昂貴。1996年美國通過世貿投訴加國這個津貼妨礙貿易自由。1997年世貿仲裁小組裁定加國敗訴﹐須要撤除津貼。加國上訴失敗。

多行不義必自斃。正因為世貿一味損公肥私﹐所以現在它每次開會都會受到大量民眾抗議﹐阻止它就進一步開放貿易達成協議。但願香港的公務員和服務使用者能夠趕快行動起來﹐在今年底給官商的陰謀一點顏色看。

區龍宇
———

[1] “須要正視一個海外郵政機關繞過國際郵件服務系統﹐將國際郵件送交其香港的代理﹐一些派遞成本較低(如商業區)的郵件由其香港代理派遞。至於寄往偏遠區的郵件﹐則在本港郵寄。海外郵政機關這種做法﹐剝奪了郵政署收取終端費的機會。每年在這方面而損失的收入達2﹐400萬元。”—- 2002年審計署對郵政服務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