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親資方)工會商會同一鼻孔出氣  紮鐵工人利益慘被出賣

 

紮鐵工人罷工抗爭現場文宣3

佚名

紮鐵工人的爭取權益運動已持續了數天,工人們表示,“建造業紮鐵職工會”是“工聯會”屬會,下稱“工會”,多年來並無為工人爭取合理權益。十年來,每一次減薪都是由“工會”代表與“商會”自行決定,從來沒有諮詢工人意見,而這次要求加薪的洽商亦不例外。工人指責“工會”與“商會”閉門造車,完全漠視工人意見。在多日來的罷工運動中,工友們發現“工會”與工人的行動並非一致。有工友指出,工友每日上午八時開始罷工集會,而“工會”的人中午才出現,為的是讓記者的閃光燈照幾照,然後更“大事化無”地呼籲工人離去,依舊到地盤開工,隨後便離開罷工現場了。如此敷愆了事的“工會”根本沒有肩負其為民請命的職責。

工會的設立本來是應該為工人爭取權益的,但這“工會”並沒有為工人做些實際的工作,它既沒有致力向政府及社會各界反映工人多年來受壓的辛酸和訴求,亦沒有全力與“商會”談判,更沒有跟工人作任何的商議、聽取和瞭解大家的意見和訴求,每次都只是背著工友們偷偷跟資方開會達成一些並非工人意願的協定,讓工人自生自滅。

連日來的罷工,工友們從早到晚的奮鬥,不是要謀求更多,而只是想守住僅餘的利益。他們雖然感到疲累,但仍不忘克制。然而,政府及社會上都無人正視他們的不滿,看見防暴警員出動就誤解他們是一群貪心的狂牛,不會為他們說句公道話,更不用說要為他們出頭。

終於,十年的積壓、連日來遭受的漠視令他們爆發了,八號風球都擋不住他們的怒火,雖然他們群龍無首,但自發地遊行,希望引起政府及社會的關注。

工友們不滿“工會”的行為,他們意識到,要真正為自己爭取權益,必需靠自己,必需有自己的代表。所以,星期六下午在中環爭取合理權益運動中,工人選出了幾位工人代表,與勞工處首席勞工事務主任鄭惠瑜開會,要求勞工處介入,並且要求洽商時要有工人代表出席。會後,鄭惠瑜向工人宣佈,勞工處會努力協調,希望於八月十三日星期一下午,由勞工處代表、工人代表、“工會”及“商會”一起開會洽商。

然而,”工會” 及 “商會” 在沒有通知工人代表出席的情況下,已於星期日下午提前開會,私下洽商,再一次閉門造車,然後公佈會談結果。他們完全罔顧工人意願和利益,無視工人代表的存在。工友們再一次不被重視,不受尊重。每行每業都有其可敬之處,怎能因為他們是“地盤佬”,因為他們是“草根”就可以任意被欺壓、被剝削?

勞工處公佈:“紮鐵商會”與“香港建造業紮鐵職工會”原定於星期一下午就加薪事宜進行磋商所舉行的會議,經勞工處努力協調下,提前於星期日下午進行。兩會經商討後發出聯合公佈。勞工處將會繼續協助勞資雙方溝通。

令我們感到奇怪的是:勞工處首席勞工事務主任鄭惠瑜在星期六下午與工人代表開會後,明知這“工會”不能代表工人,所以才會另外愆生出工人代表,也明知工人要求洽商時要有新選出的工人代表出席。但提前於星期日下午開的會議,既然此會議是勞工處促成的,為甚麼只得“兩會”而沒有新選出工人代表呢?而勞工處又為甚麼不通知工人代表出席會議呢?到底勞工處有沒有為工人爭取談判的機會呢?

回顧紮鐵工人這個多星期的行動,先是靜坐,繼而罷工,再有遊行,及至中環抗爭,最終才逼使勞工處介入。工友們作出了這麼多行動,為的只是合理工時合理待遇。如果連半點對工人基本的尊重都沒有,又何來談判?如果連基本的談判機會和權利都沒有,又何來公平?在文明的香港社會,我們口口聲聲高呼平等,卻出現了這可悲的現象。事件真相,實在值得社會各界關注。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